投资安全岛,智慧生态之城
碧桂园森林城市官方售楼热线电话标签400-996-8378
森林城市 未来城市榜样
全人类为之向往的生活乐土
FOREST CITY, A PRIME MODEL OF FUTURE CITY
主页 > 新闻中心 > 媒体焦点 > 媒体焦点

2016-04-03

在马来西亚,杨国强要造一座森林城市

来源:admin    浏览量:

杨国强是碧桂园的创始人,也是我所尊重的洗脚上田的农民企业家。我在欧洲采访的时候,他让下属给我打电话,说碧桂园正在马来西亚南部“新马经济特区”——依斯干达特区的新山建一座森林城市,填海造地14平方公里。3月6日马来西亚首相纳吉布、柔佛州苏丹依布拉欣等政要会出席碧桂园“森林城市计划”的全球开放盛典。他希望我过去看看。

 

广东省在给中央有关部门的汇报中,介绍森林城市是“海外投资额度最大、运作最为成熟”的城市开发项目。预计要开发30年,投资超过2500亿,合资公司中碧桂园占60%股权,柔佛州方面占40%。这个项目,与新加坡相去不远,紧邻隆新高铁、泛亚铁路。纳吉布总理已经宣布,森林城市项目区域将被列为国际免税区。

 

在3月6日的盛典上,我看到杨国强陪着苏丹和首相介绍,出席典礼的各个环节。我知道这并不是他最热衷和擅长的。直到傍晚,我们一起在海边散步、坐在树下聊天,我才见到他最真实的一面:感冒,冷也不行热也不行;戴着帽子,穿得一层一层的,最外边是毛背心;然后出汗,用准备好的干毛巾在后背擦汗;然后脱,请注意,是旁若无人地边走边脱,脱到光膀子,再穿;然后再出汗,循环。等坐下来,不出一两分钟,他就脱鞋,盘腿而坐。

 

森林城市是61岁的杨国强的一座里程碑式作品。我和他算是忘年交,在我看来,他的故事,必将在中国农民的创业史上留下大书特写的一笔,虽然他如此低调,低调得难以相信。

 

杨国强,顺德北滘镇广教村人,母亲名叫仲明,不识字、名字也不会写,杨国强说她是一个“饿而不瘦、晒而不黑、很善良的人”,1997 年杨国强建立第一个慈善基金用了“仲明”二字。 杨家赤贫,但很有自尊,他曾回忆说:“小时候在农村,偷点吃的什么的不算偷。在鱼塘边,鱼跳上岸,你捡回家不算什么,但我们家不许。”由于家贫,杨国强直到17、8岁没穿过鞋子,没吃过糖果,衣裤都是兄长穿旧的和香港亲戚穿旧寄来的。念书后,为省7分钱饭钱,中午放学要走1个小时回家吃。尽管这样,到高中时,由于交不起7块钱学费,还是退学一年回家放牛,后来学校免了他学费,还给了他 2 块钱助学金,才又复学。杨国强说这是他“一生最重要的 2 块钱”。

 

杨国强酷爱读书和思考,18 岁中学毕业在家种田,还是到处找书看,到废品收购站买旧书看。越读书,越有脑子,越痛苦。“20 多岁了都很难,看不到未来,觉得以后都是这样,很痛苦。那时一天挣 5 毛钱,到春节才有两三天休息,辛辛苦苦一年才挣180块左右,扣掉粮食就没什么了。我跟我哥说,就算我做50年,到70岁,一年挣200块,不吃不喝也就 1万块,这样下去一辈子有什么意思呢?说这话的时候我哭了。哥哥说,社会会变的,会变好的。我哥对我的要求很严,当时冬天很冷,我们都把手放在口袋里,回家很多人是用脚把门蹬开,但他就不允许,说这样的行为不是我们有教养的人做的,应该用手开门。”

 

杨国强所说的哥哥叫杨国华,1978 年时在顺德县第二建筑公司当负责人。在他帮助下,杨国强进了北滘公社房管所当施工员,干泥瓦匠,后来又到二建公司,1984年升为建筑队队长。杨国华是因肝硬化去世的,2002 年,杨国强办了第一所全免费慈善学校,就叫“国华高级中学”。

 

20年前的1986年,杨国强担任了北滘建筑工程公司总经理,也就是包工头。他曾说:“你们不知道做建筑多难,到处打听哪家公司要建房,然后跑到人家门口问,是不是可以给 个工程做?我在建筑公司当了十年经理,画图、预算、买材料,什么活都干,一天假都没放过, 最后终于打败了镇上另一家老牌的建筑公司。他们说我是一只老虎带着一群羊,能打败一只羊带着一群老虎。”

 

杨国强还有一个兄长杨国良也已过世。2007 年 12 月,杨国强捐建的又一所全免费慈善学校,命名为“国良技术培训学校”。

 

有媒体说杨国强穿的西装永远大一个码,其实他穿皮鞋也是这样,鞋子大一些,有点像穿拖鞋。他喜欢吃几块钱一斤的淡水鱼,戴300块钱的西铁城手表,很少应酬,从无娱乐活动,除了工作,就是读书,从松下幸之助全集到卢梭的《忏悔录》,从《湖南农民运动报告》到德兰修女传记,以及天文、地理、历史、管理,十分驳杂。杨国强办公室挂着“无事在怀为极乐,有长可取不虚生”的对联,但现实中他还是闲不下来,到今天还喜欢看图纸、做样板房。

 

关于碧桂园的缘起,在2007年上市的招股书中只有简单一句话——“1997 年,我们的创办股东杨国强、杨贰珠、苏汝波、张耀恒及区学铭在顺德市发展房地产业务,并成立了顺德碧桂园公司,从事建设及开发顺德碧桂园。”招股书中,将自身的竞争优势界定在土地、项目、大规模和一体化运营、客户价值和驰名商标五个方面。碧桂园是中国的“造城者”(town-maker),今天这个城竟然造到国外去了。

 

杨国强几乎没有接受过采访,我和他的所有交流他都不让写出来。但我知道,他想造城非自今日起,起码在十多年前就想造。

 

“2002年,我想搞一个‘共产主义试验’,我们小时候很受这方面的影响,就去花都(注:广州的一个县级市)找那里的书记,说你这里最不发达的一个镇我包了,我来规划建设,社会的问题,像孤寡老人等,我来解决。那时候我准备把自己个人的钱都拿出来。他很高兴,我们就开始做计划。这时,我的一些朋友反对,说你一个企业怎么可能管一个镇呢?派出所听你的?邮局听你的?要是你来包,谁都来找你,真像共产主义了,你受得了吗?要是出了社会问题,就不是你担得了的了。我这才放弃。

 

“为什么想搞‘共产主义试验’了,因为我觉得中国很大,可以做很多事。有时候我坐车去粤西,看到很多地方还是很荒凉,我就想如果我可以帮政府做,我不要别的条件,政府只要把电通到地上、水通到地上, 我就可以建一个大社区。我有一次见到广州市的市长,说广州不是房价高吗,你可以在离广州几十公里的地方建五六个社区,那些地方地价不贵,只要有交通就行。如果这些社区房价都在每平方米3500块,又有专门车队接送大家进城和下班,很多人就愿意来住,城里的房价自然就下来了。”

 

2007年碧桂园上市那一天,玖龙纸业的张茵非常开心,因为可以把“中国首富”的帽子甩出去了。杨国强的二女儿惠妍很不幸接下来这个帽子,他们因为这个帽子也曾备受折腾。今天的碧桂园,已经完全是职业经理人在打天下。总裁是中建出身的莫斌,联席总裁为中海出身的朱荣斌,CFO是中海原来的董事兼财务总监吴建斌,国企培养的最好的人才,还是到民企更好地发光发热了!

 

莫斌对我说:“这个项目,这块地,当时没有一个人觉得能开发,大家都不表态。最后老板说了,大不了就是十几二十个亿不见了(指第一期土地款),丢海里了。也动摇不了我们的根基。这就是企业家精神吧,他还是要拼个大的。”杨国强说,森林城市是个大项目,但印度、澳洲也都在看,说不定还会有大项目。

 

从1990年开始工作,我有14年时间在广东,在珠三角,见证了太多农民企业家的传奇。和杨国强同在一镇的何享健,美的创始人,今年74岁了,天天打球,精神旺盛得很。

 

像杨国强、何享健这样质朴而有雄心、低调而又坚韧的珠三角企业家,我觉得真是上天赐予中国市场经济的礼物。而假如你有机会和他们交流,他们会诚恳地说,是改革开放的政策好,没有邓小平就没有他们的今天。1984年,邓小平路过顺德,了解到顺德当时正在发展家电业和养殖业,所谓“摇头摆尾经济”,邓小平说,要因地制宜,“尽快发展,尽快富起来”。1992年,邓小平在顺德旗帜鲜明地说,“计划经济不等于社会主义,资本主义也有计划;市场经济不等于资本主义,社会主义也有市场”。

 

今天,当我们看到中国的GDP已经占世界的15.5%,人均国民总收入(GNI)增加到7880美元,和世界平均水平之比达到68.6%(2014),货物进出口总额占世界之比上升到11.3%,我们理应更进一步地相信自己,相信市场,相信人民,相信社会。

 

我的欧亚之旅六章到此告一段落。最后,我想说的是——

 

不要怀疑每个人内心对未来的美好愿景和愿意付出的精神。即使再多困难,即使再多问题,一切都能改变,一切都能创造。

 

中国人闯市场,闯世界,天不老地不荒,梦想永远刻在远方。

上一篇:【4天3夜新马游】我和森林城市有个约会! 下一篇:碧桂园森林城市全国巡回路演首站大捷

热门推荐

碧桂园集团
友情链接: